当前位置 :主页 > 环保资讯 > 内容正文

河边的大型养鸭场该何去何从?

【 发布时间:2019-03-15 】

  按照环保政策法规要求,在河道水域周边不允许大规模养殖禽类。日前,三门县浦坝港镇河里村村民向本报民情365来电反映,有人在河边养了上万只鸭子,臭气熏天,河道受污染,给周边村民带来相当大的困扰。为此,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
  三门县浦坝港镇河里村,上万只鸭子臭气熏天,河道受污染,周边村民怨声连连

  鸭粪直排河道现象随处可见

  “臭得不得了。”

  “我家门窗都关着,只要开一点就臭死了。”

  “刮东南风的时候,最难熬了。”

  “河水都臭了。”

  ……

  提起河里村的养鸭场,村民们都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。在村民的指引下,记者沿着一条田间小道,在距离住宅区不过百米的地方找到一家养鸭场。

  与养鸭户闲聊时,他自己认为十年来都是这样的养鸭模式,而且鸭子的数量并不多,污染不大,所以也不在意相关部门的禁养规定。而在小道的南侧,记者找到了另一处养鸭场,整个养鸭场由简易搭建的鸭舍、露天鸭场及沿河而挖的人工水塘三部分组成,鸭子的数量在2000只左右。

  随后,记者在其四周漫步,看到鸭子并没有直接放养在河道上,但鸭粪直排河道现象随处可见。

  “你这上面是鸭粪吗?”

  “是鸭粪,但下面是砖头铺起来的。”

  “如果是下雨天的话,你这样敞开着,不就是冲到河道里了?”

  “下雨前我们会搞掉的。”

  这是记者与养鸭户的对白。言谈中,他对污染河道的事不愿承认。

  养鸭户说,自己的鸭粪每天都定时处理,不会排到河里,但露天养鸭场的小栅栏外依旧可以看到溢出的鸭粪堆积在河面上,而在养鸭场的中间还有一条小沟渠,污水顺着沟渠直排进旁边的河道。

  与这小型养鸭场相邻的就是村民们反映最大的另一个养鸭场。当记者靠近时,臭气熏天,得捂住鼻子前行。养鸭户告诉记者,这养鸭场共饲养了3万只鸭,是去年下半年才搬到河里村的。

  “养鸭场每日都会清理鸭粪,收集起来放在周边的农田里做肥料,而池塘平日会进行消毒。”同样,这家养鸭户也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化验表明,养鸭场及周边河道水质为劣V类

  那么,这些养鸭场到底有没有涉及到污染、威胁到水环境质量呢?

  现场调查的第二天,记者联系到三门县环保局等多家单位一起来到现场。

  对于放养河道的方式,相关部门表示这是明令禁止的,不管是三门环保局,还是浦坝港镇的工作人员,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,但是,在另一处粪便直排河道的养鸭场里,记者发现原有的排污沟渠已经被土盖住。

  这样,对于鸭粪溢出栅栏污染河道的现象,养鸭户及相关部门给出了不同解释。

  养鸭户说,他采取的是沿河挖塘养殖,通往河里的排污沟可以填埋掉,像是不流通的断头河,因此不存在污染。

  对于养鸭户沿河挖塘养殖的方式,三门县畜牧兽医局一位负责人认为,只要它不直排不污染水源,这是现阶段比较可行的方法。 “这样已经圈在里面,就不会直排了,他如果要换水的话就往橘地里去灌溉,即通过自然消纳办法解决。”

  在现场,环保部门提取了养鸭场及周边河道的水源进行采样化验。

  几天后,化验结果出来了。数据显示,两处水源的化学含氧量也就是COD这个指标分别是253和217,都已经远远超出V类农业用水COD数值40这一标准,是劣V类水。不过环保部门也表示,因为周边村庄并未截污纳管,所以河道污染也并不能表明就是养鸭场造成的。调查中,让村民不解的是,养鸭场之所以影响到自己的生活,主要是因为鸭子的数量太大,养鸭场离居住区也太近。如此大规模的养鸭场在最初的选址上难道没有相应的考量吗?

  “养鸭场应该离居民区多远,并没具体规定。”在场的三门县畜牧兽医局的一位负责人说。浦坝港镇分管农业的一位副镇长也说,针对大型河道,养殖场在200米范围内不能养殖,但对支流河道却没有什么明文规定。

  养鸭场合法化有多难?

  当记者问及养鸭场是否取得相关部门的合法审批时,养鸭户也表示只有当地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发的营业执照,并不知道还需要其他什么审批。

  这样大规模的养鸭场难道不需要农业等相关部门的合法审批手续吗?

  对此,三门县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因为这个涉及到的部门多,审批过程繁琐,因此一般就没有办理审批手续。

  台州市农畜牧局副局长郑卫兵介绍,现在养殖场很难批,现在剩下的养殖场90%以上的,手续不一定齐全,其中最难过关的是土地和环保,尤其是养鸭场,更难批下来。

  由此,养鸭场合法化似乎成了一个不可能的事情,究其缘由,郑卫兵认为属于传统行业历史遗留问题。他说,一直以来,所谓养鸭场,就在河边搭一个鸭棚,现在是“五水共治”,很多就要搬掉和拆掉。因此,如何规范化养殖场,相关部门也在积极探讨,只是还没有一个更完善的标准出台。

  作为基层分管部门管理者,这个问题也同样困扰着他们的日常工作——浦坝港镇这位分管农业的副镇长也坦言,作为乡镇一级,到底哪些区域可以养殖,禁养区如何划定,以及有关整治的补助政策,希望能有个明确界定。

  三门县畜牧兽医局副局长陈华君也说,现在全省都没有一个很好的模式,如果彻底关停处理最简单,但是就把整个产业打击掉了,也是行不通的。

  编后语

  养鸭看起来简单,但要合法化却很复杂,要涉及到畜牧、国土、工商、环保等多个部门。关于畜禽养殖,选址是有严格规定的,即使没有规定,也要考虑当地村民的权益,影响到了村民的生活,这就是侵权,也要加以限制。对于养殖户来说,未来只有合法化,才是唯一的出路,放任不合法污染的养殖场存在,不但会造成管理上的困境,也会给将来的工作埋下隐患。

  在十三五规划中,台州到2018年要全面“消劣”,即消除劣五类水质断面,也就意味着,这些养殖场最终要么正规化专业化,要么关停搬离,可是,没有管理上的压力,这些养殖场怎么会有主动提升的意愿?如果关停搬离,按照现在的惯例,政府要给予一定的补贴。总之,要破解这一难题,政府部门应及早介入,严格管理,才能最终降低管理的成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