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主页 > 财经资讯 > 内容正文

姚余栋:2017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或突破3%

【 发布时间:2019-03-13 】

  【本期导读】随着美元指数攀升,年末关口,人民币汇率再掀波澜,人民币汇率还有贬值空间吗?债券阴云还将持续多久?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如何?展望中国经济,中央定调“防控资产泡沫”后,能否实现“脱虚向实”?当下,中国企业部门减税空间有多大?个税改革如何推进?明年在挤泡沫、去杠杆的压力下,在一系列外部事件的冲击下,中国会迎来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吗?资本市场上,A股和黄金有哪些投资机会?投资者如何在全球进行资产配置?本期《金融街会客厅》邀请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,请他详解中国经济如何脱虚向实及资本市场投资机会。

  【本期嘉宾】姚余栋,现任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,中国中小银行发展论坛秘书长。曾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。获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。他是中国新供给经济学主要原创者之一,“共享金融”理论的首次提出者,致力于中国养老金融事业,尤其是中国养老金融制度的改革。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、金融发展创新与互联网金融。

  第一节 姚余栋:2017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或突破3% 美元指数脆弱强势

  金融界:对全球市场来说,整个2016年是“黑天鹅”四起的一年, 2017年即将来临,包括特朗普正式执政、法国总统选举,脱欧公投、民粹主义的上台等等,这些事件对中国的经济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?

  姚余栋:我觉得可以先从川普可能实行的新政影响来看,总体来说还要冷静观察,同时也要认真对待,不能低估。主要在经济上,比如说减税,个人所得税从39%下降到33%,主要的受益面更多是富人,所以意义不是特别大。而且对经济的拉动作用,我觉得边际效应不像前两次减税那么强了。

  关键提出了一个资本企业所得税减税,把40%左右的企业所得税下降到15%。

  第一,能不能通过?第二,有什么效果。还有很多不确定性,川普提出来以后,国会也会讨价还价,因为至少会导致美国的赤字上升。有可能不一定降到15%,可能是20%。如果降到20%,我们要认真应对,因为税负降低了,利润增长了,可能有些企业愿意到美国生产。所以我觉得对减税,特别是企业所得税,要高度关注它的效果。

  还有一方面是特朗普的财政刺激,主要是基础设施。特朗普所说的一万亿可能实际上量还是小的,可能对美国经济有所帮助。剩下是贸易了,贸易是很有争议的,能不能做到,我觉得还是要观察。总体来说,主要是减税,特别是企业所得税,还有财政刺激。

  另外,即使特朗普不当选,美国的经济也在复苏,毕竟它从金融危机走出去已经八年了。如果减税计划、财政刺激计划能够经国会通过,最快速度应该是明年的八月份,有可能使美国经济比原来的增长速度多0.5个百分点。现在是2.5%-2.7%左右,或破3%,但是达到4%的可能性是不大的。

 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,十八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。如果能达到3%的增长速度,一年创造的增加值还是很强的,会有相当大的效益,主要就是对债券市场。我觉得2017年美国十年期国债突破3%是大概率事件,甚至更高。由此会传导到中国经济,中国的十年期国债也可能会跟着一定程度往上走。

  金融界:还有很多观点认为,明年最大的外部不确定性是在欧洲。除了美国,您怎么看欧洲的这些事件?

  姚余栋:我觉得如果说是从经济的角度,主要是看欧元兑美元。我认为至少“黑天鹅”的可能性已经被吸纳到了外汇市场上,市场已经预期到了欧元兑美元会跌,就不一定造成特别大的恐慌。

  即使法国总统选举,极右翼可能进入第二轮,但是当选的概率还是小的。德国大选依然还是可以预期的,也不会有特别大的问题,只能是受到目前的一些冲击而已。包括我感觉日本央行是强制性地让十年期国债利率在0左右,因为三十年、四十年都已经在1左右了,不可能差那么多。有时或许是央行做不到的事情,就是央行总是想要十年期国债利率,能做到吗?我表示怀疑。如果做不到,日元会升值,因为它会收窄日本和美国之间的利差。

  所以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美元指数不会比我们想象的强,对中国的影响有很多,主要还是看美元指数的动向。我觉得明年会上升一些,但是不会特别强,也不用有特别大的担心。

  金融界:您刚刚提到的十年期国债会再往上走,我们看此前债市经历了一场大幅调整,五年期国债期货上市以来首次跌停。我们都知道国债期货其实是国债基准利率一个风向标,您认为这是否意味着利率到了一个拐点呢?

  姚余栋:有很多人在说通胀,我觉得首先它不是通胀,而是美国实际利率的提高,这样会传导到中国,说是拐点倒未必,但是我们将来会面临十年期国债的上升,所以也是个承压。

  同时,我觉得,这次还是要有短端利率,因为太低了容易积累金融风险。即使现在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已经逼近3%,如果美联储明年加息三次,到1.5%。如果短端利率加上来,长端利率可能还要涨。

  所以从美联储加息和特朗普政策可能带来的冲击效果,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破3是大概率事件,由此传导到中国。所以有时候我觉得不能完全把债市仅仅理解成去杠杆,去杠杆是故事之一,但不是全部,还有一个外部冲击。

  更多访谈实录全文详见:《金融街会客厅》首席说187期姚余栋:当务之急是降个税

文章转载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告知,将立即删除!